一切全是假的--深圳外贸骗局揭秘

外贸网 收集整理 | 别忘了推荐给您的好友| 发布时间:08/10/29


外贸知识网感谢作者发表"一切全是假的--深圳外贸骗局揭秘",我们将尽心更新外贸经验,外贸基础知识,外贸企业信息,欢迎朋友们投稿外贸相关文章,与外贸知识网共同成长

关键字:贸易对策

编辑 www.qc99 .com 外贸网
    只需要用几个简单的词就可以说明它。
来源:免费范文网qc99.com
一个正常的外贸业务的流程,比如说有一家外商要在中国生产一批服装,他需要跟国内的一家外贸公司签定订购合同,但是外贸公司本身并没有生产的能力,所以他需要把定单委托给有生产能力的企业,骗局就出现了。这家外贸公司是假的,他跟外商签订的合同是假的,他承诺给生产企业的预付款也是假的,但是他会在用各种手段收取企业的各种现金费用之后消失。听起来并不复杂,但是我们在深圳了解到的情况是,这批诈骗的数量和金额却是非常惊人的。他们是怎么做到了?我们在深圳找到一个从事诈骗行当很多年的知情人来向我们揭开了内幕,他们为什么能做到?我们全程拍摄了一家企业受骗的过程。那么这一类的诈骗会受到惩处吗?事实是,我们在向司法机关举报后,事情到今天仍然没有结果。
  受骗企业 冷锋
  受骗企业 张菊英
  受骗企业 严先生
  受骗企业 盛先生
  诈骗行业知情人 王先生
  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 陈俊
  深圳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分局副局长 钟文
  深圳市行政工商管理局合同监督管理办公室 赵占春
  粤佳公司总经理 李总
  桂园派出所工作人员
  罗湖区法院工作人员
  深圳海关综合科科长 陆军
  不久前,新闻调查栏目组接到举报,深圳林立的写字楼群里存在着大量不为人知的商业骗局。记者来到深圳展开调查,一个受骗的企业主严先生给我们讲述了他受骗的遭遇,而此时,他的一个老乡小盛,也正在陷入一个相同的骗局中。
  严先生:根据它的运作过程去分析判断,跟我的一模一样,肯定是假的。
  记者:你提醒过你这个朋友吗?
  严先生:我提醒过,他就像学法轮功入迷一样,他不听我的 。
  记者:你不是有亲身经历吗?
  严先生:他不相信,我全部过程他都知道, 他不相信。
  解说:严先生,内地的一个凉席生产商,他经当地外贸公司介绍,与位于外贸轻工大厦的美国满鑫公司签订了一份总金额1200多万的凉席生产订单。签订合同后,他陆陆续续向满鑫公司交了15万元的各种押金,也购买了大量原材料,然而满鑫公司在收完各种费用后突然逃逸,导致他直接间接经济损失50万元。
  严先生:我老婆都不知道,我老婆知道了肯定自杀我告诉你,女人的心与我们不同的。
  记者:可是你吃了这么大的一个哑巴亏,心里还这么扛着,你什么滋味?
  严先生: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怎么说好,但是男人有时候还挺得住,算了,只是老婆那边还得好好瞒住她。
  解说:令严先生不能理解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依然不能唤起老乡小盛的警惕。
  记者:我听你的朋友说他一直在提醒你这个里面可能有诈?
  盛先生:对。
  记者:你不相信?
  盛先生: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我说。
  解说:半年前,小盛经安徽一家外贸公司介绍,与位于宝丰大厦13楼的深圳粤佳公司签订了一份720万的竹凉席生产合同。跟严先生一样,他先后交纳了十几万元的各种费用,但对方许诺的预付款一直在借故拖延。
  盛先生:我每天还是和他联系,他也讲的很好。
  记者:联系得上吗一直?
  盛先生:联系得上。
  记者:他怎么说?
  盛先生:每次都是推托。
  记者:你一直在等吗?
  盛先生:在等。
  解说:直到最近一次给粤佳公司打电话,小盛才真正产生了怀疑。
  盛:打了他办公室电话。座机说没有登记这个号码。
  解说:虽然电话又恢复了正常,但小盛的疑虑依然没有打消。
  记者:你打算准备今天去深圳的那家公司吗?
  盛先生:对。
  记者:你想去看什么?
  盛先生:我想看他的人,那些地方什么东西的还在不在。看看情况有什么变化。
  解说:下午,我们跟随小盛来到粤佳公司。跟他签订合同的余总临时出差外地,公司的李总接待了他。小盛首先问到了预付款何时能到帐的问题。
  李总:明天下午账一开出来,几天的时间就到了。
  解说:小盛又借口总公司的要求,希望看一下粤佳公司和外商签订的外贸合同订单。
  李:订单在余总那里,他今天走得比较匆忙,他明天就回来。
  解说:虽然关于预付款和外商订单的事,李总一律推给余总,一问三不知,但是公司还在正常经营,并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粤佳公司有诈骗嫌疑。
  严:现在他为什么没有关门,是因为像打渔一样,他收网的时间没有到。
  盛:这个事情没有到最后一步,没有水落石出的时候我还真是不相信。
  解说:小盛所遭遇的粤佳公司到底是不是一个诈骗公司呢?严先生和小盛都在静观事态发展。这期间,我们找到了另外一位受骗者——冷锋。他在受骗之后发现此类诈骗并非一两家所谓,于是收集了大量被骗公司的资料,并且,一直在用私人跟踪调查的方式,追寻这些逃逸诈骗公司的行迹。
  冷锋:我在他们内部是出了名的,他们也在找我现在。
  记者:他们把你当一个什么人物?
  冷锋:破坏他们规则的人。
  记者:你知道破坏一个规则的人,一般是?
  冷锋:下场不好。
  记者:你做过最坏的打算吗?
  冷锋: 那就是性命上的付出,至少是揭开了一个小的利益集团的内幕。
  解说:冷锋所说的利益集团内幕指的是什么?他如何开始着手调查深圳的写字楼骗局呢?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2003年6月,冷锋在《中国经营报》上看到一条这样的招商信息,一家深圳的公司希望与内地企业合作生产各种外贸订单。于是,他来到深圳,与位于外贸集团大厦21楼的香港港溢健公司签订了一份总额2900多万的服装加工订单,然而在交了10万元左右的先期费用后,香港港溢健公司在通知他去拿预付款的当天突然人去楼空。
  冷锋:他是约了我们过去打预付款的,我8点钟就到了,可是等到10点多钟,还是没有人,打电话,电话不通。我就感觉这个里面肯定出了问题了。
  解说:不甘心的冷锋,又来到外贸集团大厦外,看有没有同样的受害单位找来。
  冷锋:当时就发现一个女的。是江西吉安的,革命老区的,很穷的一个地方。 我说你可能被骗了。
  张菊英:我看了一下墙上的营业执照都拿走了。我就这样等,等得我真的有点绝望了。
  解说:张菊英,来自江西农村,家中三个孩子在上学,港溢健公司的骗局骗去了她和三个老乡全部的积蓄.为了联络更多受害企业,冷锋回到港溢健公司门口,在大门上留下了字条。
  冷锋:我在门上贴了字条。
  记者:贴条?写什么呢?
  冷锋:贴上了我的电话号码,上面写着,凡来找此单位者,与本电话联系。就陆陆续续收到了十几个电话,十几个被骗单位的资料。
  记者:这些受害的公司,分别分布在什么地方?
  冷锋:福建、江西、湖南、山东、辽宁,甚至新疆、内蒙。
  解说:于是冷锋决定留在深圳,把事情弄清楚,然而在之后的调查中,他发现,深圳的诈骗公司远远不止香港港溢健一家,而是大面积、网络化,职业化,分布在深圳的许多写字楼。冷锋告诉我们,小盛对粤佳公司的将信将疑并不奇怪,许多受骗企业甚至在被骗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当的。
  严先生:骗局越来越大,他越来越高明,越来越伟大,一般人都识破不了的。
  张菊英:营业执照很全面,你去工商查也有,税务也有,你怎么说它是骗人的公司
  严先生:他们的专业知识非常好,他们设的圈套无懈可击的告诉你,真的很厉害。
  盛先生:本来这个市场就被搞乱了,你不实践怎么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菊英:我始终没找出我受骗的原因在哪里,我没看出他们怎么在骗我们。
  记者:你想知道吗?
  张菊英:想知道,但就是想不出来,到现在我都想不出来。
  解说:为了揭开张菊英心中的谜团,也为了帮助小盛判断粤佳公司到底是不是一个诈骗公司,经过辗转打听,我们找到了一个曾在深圳从事此类经济诈骗的“业内人士”,现在已经金盆洗手,归隐山东,在我们的说服下,他同意向我们披露这类经济诈骗的操作内幕。
  记者:像你们现在做这样的公司的话,一般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序呢?
  王先生:首先,第一先取得一个法人营业执照,这个执照有一个专门的机构,例如在一个报纸上,他可以看到一些有关办理企业登记,取得营业执照的专门代理公司。全国性的媒体一些报纸,平面媒体都会有这种广告出现。
  记者:您能不能拿给我看看。
  王先生比如这一家,这里。
  记者:这个香港DVI英美专业注册咨询,上面登记的是说代办香港银行的开户注册、商标年检等等这样,这是什么意思?
  王先生:他把所有的从企业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进出口权,所有的海关一些手续全部办齐,然后我们把这一套谈妥的价格给他。
  记者:你们需要提供什么东西吗?
  王先生:不需要提供什么东西,只需要提供人民币就好了。
  张菊英:我去考察工商,看那个公司是不是合法的。我当时看到那个上面是注册资金是100万。
  记者:在工商局注册的这笔资金跟你们没有关系?
  王先生:没有关系,由那边直接代办,由代办营业执照的公司全部给你搞定以后再给我。
  记者:等于给你们一个壳,实际上在工商局怎么注册的。
  王先生:那我不管。
  记者:注册出来的是真实的吗?
  王:是真实的,有档案可查。
  记者:合法?
  王先生:合法。
  严先生:我通过一个市政府的一个朋友,去查这个公司到底是真是假。他说是经过工商局注册了,这个公司没有前科,运作得很好,没问题。
  记者:如果我是一个想要跟你们做生意的客户,我怀疑你们的可信性,我到工商局去查的话能查出你们的问题吗?
  王先生:完全没问题。资料都是真实的,手续也合乎情理。
  记者:企业的法人写谁的名字?
  王先生:法人由我们提供这一块,利用一些假的身份证。
  记者:你们在工商局注册完之后,拿到这个营业执照,下一步怎么做?
  王先生:下一步,所有的手续拿到手,那就要租房子,租办公室,比较豪华的写字楼
  这样才有唬头嘛。接下来具体的落实就是说要在外面,平面媒体做广告。就是求购信息、采购信息这一类的广告。其实在《中国经营报》以前也做过。
  记者:《中国经营报》是大报?
  王先生:对。
  张菊英:我就在那个《中国经营报》上看到也登了这则广告。当时我认为《中国经营报》,是我们中国有影响力的报纸。所以我认为应该相信它吧。
  王先生:现在媒体也很简单,只要你提供一份营业执照,复印件传真过去,你把你所求购的内容,再传真一份求购内容,他觉得审查完毕,他就可以通过。
  记者:这就是审查吗?那你提供的这个信息的真实性呢?
  王先生:他不会去审查。
  记者:做完这个广告之后呢?
  王:姜太公钓鱼。
  记者:等。
  王先生:等电话。
  记者:你看如果我是一个内地的中小企业的老板,我着急想做你这一笔生意,我不远千里地跑到深圳来找你,接下来你怎么跟我谈呢?
  王先生:这个定单是虚构的定单,大家先要谈价格,你先回去报价,准备样品,报价,然后你回去你要去准备,这样你要来回奔波于两地。
  记者:为什么要这么设计呢?
  王先生:这样的好处是,也会让你产生一些费用出来,叫你欲罢不能。
  记者:就是说我已经投资进去了,不好收手?
  王先生:对。
  王先生:然后就会通知他,我们要去考察了,考察这一块,让他出一些考察费用。
  记者:这后来因为这个考察你们花了多少钱?
  张菊英:连送礼送了几千块钱,将近万把块钱。
  记者:收了这笔钱之后呢?
  王先生:完了你要去人考察,去考察他工厂的规模、设备、人员,准备一些材料叫他去填。
  记者:既然这是一个骗局,干吗还要真去考察?
  王先生:为以后去做铺垫。如果说你一个300万、200万的订单轻易地,就是说我工厂不去看的话,不符合逻辑吧。
  严先生:到我们实地考察,他去了。
  记者:到你们企业去了?
  严先生:去了,派了一个人去了,给了一万八千八红包,招待费都是七八千。
  王先生:这个就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
  解说:一般考察过后,诈骗公司就会和内地的小企业签订正式的合同,然而陷阱,只是刚刚开始。
  记者:现在跟你们签完这一笔定单的企业,签完之后你们怎么做?
  王先生:先让他们交费用。大货保证金,我这一大笔货交给你做,你要按照合同规定的时间、规定的时期,我们所交易的质量,你要按期交货,出不了货,违约责任我找谁呢?
  记者:怎么会这么容易呢,这是从人口袋里往外掏钱的事?
  王先生:在那种环境下,他看到前途一片光明,订单到手了,预付款快到了,跟预付款比起来,3万、5万还只是一个小数字吧。
  严先生:骗子太伟大了,这么伟大。
  记者:什么意思?
  严先生:他能使你上当,你自觉自愿地去上当。
  解说:诈骗公司通常会许诺很快就会将大笔的预付款打到内地企业的账上,由于外汇变人民币需要支付银行调汇费,这个费用自然由企业来承担。
  严先生:他说美元变成人民币,要经过中国人民银行一个调汇费,2万元。调汇费办好以后,10多来天之后他来电话,必须生产产品要保险,后来给了5万。
  记者:合同签好了,真正的生意还没开始做,你已经付出10几万,你心里不打鼓?
  严先生:打鼓是打鼓,搞了一顿子之后,就像人剃头一样,已经迟了。如果你不交调汇费前面就没了,你不交保险费,前面都没有了。 只能赌一下,像打牌一样赌一下没办法,已经没办法了。
  记者:赌?
  严先生:赌啊。
  记者:收完这一笔后面还有吗?
  王先生: 比方说收一些港务押金,因为我要租船、定柜,报关啊。
  张菊英:他说要交两万块钱,交什么港务费。
  严先生:他说话的能力强得很,你无懈可击的。他说华佗为什么被曹操杀?他讲这个历史故事给我听,曹操他有疑心,曹操要给他开颅膛,把他杀掉了。疑心是应该有的,但是你事事都疑心事情办不成。
  记者:如果我坚持,你只有给我打了预付款,我才给你这个费用,你怎么办?
  王先生::我可以给你。比方说我们这边虚构一个财务总监吧,他过来了,他带着汇票过来的。
  记者:你们说他是从哪儿过来?
  王先生:香港,我们总部在香港嘛。
  记者:真找一个香港人来吗?
  王先生: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专门开支票,开空头支票的。集中做那些不好做的客户,非要见钱才给钱的,采取这种方式来处理。因为这个汇票它开出来的时效性很短,在你当时查询的时候都是银行会确认有这笔钱,在你回去的一天到两天,这汇票就撤销了。
  解说:拿到空头支票的企业,通常会心花怒放,给所谓财务总监塞上五六万的好处费,然后诈骗公司迅速人间蒸发。
  王先生:像我们做不是一家两家,一做100家,两百家。我的成本很低啊。
  记者:你有什么成本。
  王先生:一个公司做下来大概,按三个月的成本来算,办营业执照就得五万多,然后再加上租房子三个月三万多块钱,再加上办公设备,员工工资,乱七八糟的费用加起来十万块钱左右吧。
  记者:能挣多少?
  王先生:高的时候是3百万、5百万。低的时候是两百万、一百万,
  记者:三个月做一次的话,你的这个利润是在2000%以上?
  王先生:差不多吧。
  记者:这仅仅是你做一个公司三个月的收益?
  王先生:对。
  记者:然后你们会再开张另外一家公司?
  王先生:在我这个公司没停之前,我就会办齐了下一个公司的手续了。钱的诱惑力太大了。
  记者:你现在知道的做的时间最长的公司能做几年?
  王先生:应该有十几年吧。
  记者:十几年下来积累的钱是什么概念?
  王先生:我算下来也是很可怕的一个数字。
  解说:在发现受骗之后,冷锋和张菊英首先想到的是向公安机关报案。
  冷锋:我与张菊英在这里报案,当时是想寻求一下司法解决,事实上给我们是浇了一盆冷水。
  解说:他们首先找了派出所,派出所告诉他们,因为港溢健公司有正规营业执照,所以这属于经济纠纷,要找工商局和法院。他们又起诉到法院,而法院的答复是,因为起诉人逃逸,起诉没有对象,就算执行了,也是一张白纸。他们又来到工商局,工商局说这应该属于经济诈骗,但工商局没有权力抓人。
  冷锋:想做一个守法的公民,我首先必须学会尊重法律,该报的案,该提供的情况,我提供。那你没有反映,我就只有采取自己的方式去解决。按吴思先生的说法,中国存在着一千多年的潜规则方式 ,这是无奈的选择。谁来维护我们的利益,我尊重法律之前,法律是不是在尊重我们呢?
  解说:于是,冷锋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找到逃逸的香港港溢健公司负责人。法人代表王钰兴,又名汪恺,经理张洪杰。冷锋想起了一天晚上跟港溢健公司老总出去玩时,他曾经多留了个心眼。
  冷锋:晚上他带我们一个叫凤凰台的地方玩,我就趁他跟这些小姐闹的时候,把他们的手机全部打给我自己的电话,把他们的号码都存下来。
  记者:你存这些小姐的号码用意是什么?
  冷锋:用意就是为了将来找他们的踪迹,这些人都有一个普遍的特点,好色。
  解说:案发后,冷锋与这些小姐加强联系,果然从她们那里得知了一些有效的讯息。
  冷锋:比如说其中一个小姐就跟我说,他们最近在西湖宾馆有一带,大概离西湖宾馆5分钟的路程,这给我很大的鼓舞。那么我就以西湖宾馆为圆心画一个圆。十分钟路程的宾馆和写字楼,一家一家地去查,一家一家地晚上去查,最后发展他在蔡屋围发展大厦。
  记者:你查了大概有多少家?
  冷锋:光查这个大厦我大概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就比如说你们在这儿住,我至少要观察这个宾馆有没有柴静这个人上上下下我就在这个蔡屋围发展大厦。基本确认以后观察,发现这个姓张的。
  记者:你发现他了。
  冷锋:对,我在暗处,他上班。
  解说:根据冷锋的暗中打听,这家公司已改名换姓,叫香港丰钰集团深圳科技公司。王钰兴改名叫汪恺,张洪杰改名叫张建国。
  记者:你找了一个礼拜,你看见他在远处的时候,那一瞬间什么感觉?
  冷锋:有着落了,有着落了。我只是想你跑不过我的眼睛,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丢不了多远。
  记者:你把他当成一场较量吗?
  冷锋:这也算是一场较量。
  解说:于是冷锋联合了福建的一家受害企业,打算共同上门逼债。在请人冒充广西企业以谈业务为名确定了王玉兴在楼上后,他们决定行动。
  记者:你们几个人?
  冷锋:我们6个人。我就直接上去,给他打了一声招呼,我说王总好,我说你又调到这边去了。
  记者:他什么表情?
  冷锋:当时他很惊恐,我说你改名换姓也不通知我一下。
  记者:他说什么了?
  冷锋:当时确实是哑口无言。他二话也没有说,给退钱,你们提出来,我满足你们。
  解说:冷锋提出赔偿企业直接的损失20万元,王钰兴满口答应,然而正在此时,突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冷锋:可能是他老婆通知外面的人,就来了一个叫徐辉的,徐晖都说这些公司是他开的。当时一来,而且气势汹汹,带了两个人,那就是跟看电影的一样。
  记者:什么意思?形容一下。
  冷锋:你看了《无间道》没有,大概就是那种角色。
  记者:他们来干什么呢?
  冷锋:来救火,来保驾,那种阵势,是一种打杀的阵势。那天他们带的有枪。
  冷锋:专门有人,负责外围,或者说有黑社会的哪些东西来打你的场子,捣乱的。
  记者:做你们这行需要有黑社会背景吗?
  王先生:在有需要的话,还是有这些背景出面的。
  解说:为了镇住他们,冷锋等人暗示他们自己是警方的人。
  冷锋:别人只是在旁边说了一下,跟分局,跟什么都有关系,可能他对我还是有点肃然起敬。
  记者:冒充警务人员是犯法的?
  冷锋:中国有句俗语讲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解说:也许对冷锋的身份有所忌惮,他们按江湖规则约定分十天还款。然而,在还了冷锋和福建企业各四万之后,公司再次消失了,徐辉等人的线索再一次中断。
  记者:回头看,一开始冀望司法机构,后来黑社会,再后来江湖规则来解决,现在这个也行不通了,你怎么办?
  冷锋:这也是目前我正在思考的问题。
  解说:在丰钰公司人去楼空后,冷锋想到了公司留下的邮箱。
  冷锋:丰钰公司逃逸后, 我用一把我自己的钥匙,一插进去就把它扭开了。我把以前的邮件收出来,一个是他的长途电话清单。
  冷锋:我把这个电话清单打开以后,仔细找他的规律,找他的听话时间的长短,我发现几个规律,我做了一个比对,哪几个电话重复过,哪几个电话打哪里,后来我打过去查证,都是中介公司。
  冷锋:对,这就是他们内部的所谓抄中盘的。
  王先生:因为中介公司会遍布全国各地,组成了一个网络,都是形成一个组织一样
  记者:我们接触到的这几家受骗的企业,通常也都是通过中介介绍来的,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们也不认为这个中介公司是欺骗他们当中的一个,他们认为中介公司也不知情,不是这样的?
  王:不是,其实他们是一个系统内部,
  记者:中介公司知道你们的实情吗?
  王:当然知道。
  记者:大家都在一个网里面,一起来做这个事?
  王:一起来做这个事。
  记者:他们从你们这儿拿钱吗?
  王:肯定拿了。
  记者:怎么分成?
  王:五五分成。
  解说:从丰钰公司邮箱里得到的长途电话清单除了帮助冷锋发现了遍布全国的中介和诈骗公司的勾结内幕之外,也帮助他继续跟踪徐辉等人的行迹。
  冷锋:这就是他们最大的败笔,留下了追查他们的线索。查电话规律,他们就在深圳。这就是他们最大的败笔。
  记者:还在深圳?
  冷锋:还在深圳,至少徐辉可以确认就在深圳。
  解说:根据冷锋的观察,诈骗公司彼此之间有密切的关系网,常常互为股东,互通有无,他怀疑粤佳公司和以前的港溢健公司、丰钰公司也有着某种联系,于是记者和冷锋、小盛等来到宝丰大厦物业的电梯摄像监控室,调出前段时间的监控录像,寻找一些线索。
  记者:有一个人过来。
  盛先生:就是他。
  记者:这是粤佳的余总吗?
  盛先生:对。
  冷锋:别动。
  记者:你们把那个镜头再倒回去一下。
  冷锋:对对对 这就是徐辉。
  记者:徐辉啊?
  冷锋:徐辉。
  记者:他不是粤佳公司的余总吗?
  冷锋:对,他又变换了身份。
  记者:现在从电视上看到这个镜头并不是非常得清楚,你能确定这个人就是你说的这个人吗?
  冷锋:至少这个概貌,是徐辉的概貌,再找不出一个模子来。
  解说:冷锋指认出的徐辉使我们基本确定了粤佳公司的诈骗性质,但为了进一步寻找证据,记者和小盛一起来到深圳海关,希望查询一下深圳粤佳公司以往在海关的进出口记录。
  陆军:通过对我们深圳海关企业档案管理数据库进行调查,结果出来这家企业,深圳市粤佳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深圳海关没有注册,没有注册记录。
  记者:那说明什么?
  陆军:说明他在深圳海关没有经营进出口业务的权力。
  记者:我看他营业执照的营业期限是从1994年开始……
  陆军:对。
  记者:您的意思是说十年间,他在海关没有做进出口业务的记录?
  陆军:我们现在在企业档案数据库里面查不到这个记录。
  解说:至此,小盛彻底相信这是一个骗局,按照内线王先生的分析,按惯例,粤佳公司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很可能今明两天就要逃逸。和通常的受害企业主一样,小盛首先想到了报案。
  桂园派出所工作人员:有没有这个公司。
  盛先生:还在。
  桂园派出所工作人员:那我们管不了。这不属于我们公安机关受理的案件,我们又不是全能的,是不是?到法院去喽,法律不允许我们公安机关受理这种案件。我们立案是立不了案的你懂不懂?如果你有兴趣,你先去翻一下《刑法》和《刑诉法》有关的法律法规。
  桂园派出所工作人员:法院也是公安局的一个部门,你现在马上去,他也有权马上封它的嘛。
  解说:离开桂圆派出所,小盛又赶到罗湖区人民法院立案庭。
  法院:诈骗不受理,诈骗不是法院起诉(的范围),这个公司还在,起诉啊!你写材料来法院才能审查。
  盛先生:起诉的过程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罗湖区法院工作人员:六个月。
  盛先生:六个月?这个公司今天人还在,我估计明天会走。
  罗湖区法院工作人员:那你想怎么样呢是吧?起诉就起诉吧,其他的我们管不了的。
  解说:为什么小盛和其他受骗企业在案发后会有这样的经历呢?我们首先走访了深圳罗湖区公安分局。
  记者:现在有一些企业跟我们反映,他们来到警方报案之后,警方没有受理,这是为什么?
  陈俊: 在合同诈骗和合同纠纷明确的界限,可能法学家都谈不清楚。嫌疑人往往会制造一种经济纠纷的假象,经侦察机关轻易很难界定,警察在报案的情况下,不能界定,也是正常的 。
  解说:警方表示,由于粤佳公司合法注册,目前又尚未逃逸,所以部分警方工作人员在判断案件性质时没有界定清楚,当作经济纠纷不予受理,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而报不了案的企业只能求助于法院。
  串场:法院审理此类案件的程序如何,这类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又是怎样?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来到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希望得到解释,但是法院给我们的解释是,他们不适宜接受采访。
  解说:由于注册是诈骗公司行骗的第一个程序,我们又来到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分局。
  记者:老百姓会觉得政府就是这个市场的第一道门槛,如果你们没有把准入的第一道门槛把严的话,老百姓就没有办法辨别市场信息的真伪了?
  钟文:因为工商局只能做的就是注册,验资报告是由法定的会计师事务所或者审计师事务所来出具。这个是他们会计师事务所的法律责任。我们无法判断一个身份证的真伪,也无所知晓验资报告是否出资到位。
  记者:那么现在这些非法的中介就很容易通过程序的漏洞来成功地注册一家公司?
  钟文:没错。
  解说:如果说工商局在注册环节无法做到严格把关的话,在企业注册后,工商局能否对企业履行合同的过程进行有效监管呢?对此,我们向深圳工商行政管理局合同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赵占春请教了这些问题。
  记者:如果你们发现有家公司涉嫌商业欺诈,正在运营中,有办法吗?
  赵占春:工商行政部门手段有限。第一,不能查封帐号,我就是知道银行有钱,我也也不能冻结。第二我也不能强制他,知道是你,都不能把你拉过来。我们去很多企业,我知道你是骗子,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骗子,他就当着面跑掉了,人去楼空。
  记者:受骗后企业向你们投诉,你们能管吗?
  赵占春:主要法律法规对工商范围强制手段这一块太没权了,严重滞后。
  记者:可是这样的一个漏洞,会给中小企业带来许多损失?
  赵占春:太多了。
  记者:那企业怎么办?
  赵:应该怎么办,我实在是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解说:在公安局和工商局都无法介入的情况下,记者只得和小盛重新回到粤佳公司,找到了李总。
  记者:你们有进出口业务多长时间了?
  李总:你看公司营业执照什么都有,手续都齐全的。业务上都由余总负责。
  记者:我们看过,你们这个营业执照的复印件,上面写着从1994年就开始注册,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李总:您看原件在这里。
  记者:这十年来你们进出口的业务一直在做吗?
  李总:在做,都是由余总来负责。
  记者:做过很多?
  李总:对。
  记者:你们做进出口业务在海关有登记注册吗?
  李总:应该说有。
  记者:你们在海关注册的号码是多少?
  李总:登记号码全部在余总那里。
  记者:你确定有吗?
  李总:确定肯定有。
  记者:昨天我们已经去海关查询过了,海关说粤佳公司没有在那儿登记注册。
  李总:现在这个我不能给你解释,我让余经理给你解释。
  解说:我们请李总帮我们拨通了于总的电话。
  记者:你是余总吗?您好,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记者柴静。我们有一个简单的问题想向您请教一下,我没有看到你们在海关的注册登记的编号,您能把这个编号报给我吗?您说您们没有做这个业务,但是你们这次不就签了这个单吗?你打算到出货的时候去申请这个注册登记是吧。李总跟我说你们已经做了很多年的外贸了,那余总这样吧,您能不能把你们这次跟湖南这家企业做的订单和外商的订购合同出示给我们看看?您什么时候到?明天中午啊。行,那其他情况我问他吧,好吗?
  解说:此时,李总把小盛单独找了出去。
  李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小盛?
  盛先生:没什么意思?
  李总:没事,你们在那儿坐,我们单独谈一下事好吧。用什么方法解决,就是把这个事情解决好。第一个把你的损失降到最低点,具体你叫他们来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你要多少钱呢?我今天可以给你担保一下好不好?
  解说:就在李总和小盛私下商谈的时候,公司来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
  不明身份的人:你们什么新闻调查?
  记者:我们是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节目,您是?
  不明身份的人:这我兄弟,我朋友。
  记者:是您朋友?
  不明身份的人:谁请你们过来的?
  记者:我们收到的是观众的一些新闻的线索过来的。
  解说:离开我们,那些人又找到了小盛,此时,李总已借故走开。。
  不明身份的人:你什么意思?
  盛先生:没什么意思。
  不明身份的人:有什么事谈嘛,干吗叫这些人过来干吗,什么损失不好跟他们谈吗,叫这帮人来公司怎么做生意啊,公司的损失你们包赔啊,现在老总不在,在的话让他两方面说清楚不就完了吗。
  记者:他跟我们商量好了让我们在这儿等,怎么你们一来他就走了呢?
  不明身份的人:我也不控制他思想,搞成这样,公司没法营业了,没法办公了,有什么事情明天上午过来。
  记者:明天上午来公司还会有人吗?
  不明身份的人:肯定有人。公司这么多设备东西在这里,能去哪儿?
  记者:要不您留个电话给我们,我们要找不着人,跟您联系行吗?……
  串场:昨天下午我们来到粤佳公司,在采访的过程中公司的负责人不辞而别,今天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物业告诉我们,整整一天公司里没有人来上班,因为粤佳拖欠了物业的房租,所以在大门上物业贴上了这张封条。
  冷锋:昨天这个场面你们看得很清楚,这是我们任何人都无可奈何的一个场面,从镜头前大摇大摆地走了。
  记者:你有办法吗?
  冷锋:我没有办法,你认为谁有办法?万不得已的话,有可能采取其它的不正常的办法。因为他已经触及这批人的生存底线。
  张菊英:骗像我们这样的人他等于是害命,辛辛苦苦、累死累活,一下子被人家骗光了,你还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冷锋:我们最大的愿望还是希望国家公权机关能够介入。
  解说:我们了解到,此类经济诈骗案件,仅罗湖分局一家,2002年接到126宗,2003年接到了146宗,今年上半年1-4月份立案30起,警方也在努力破获这些犯罪集团。
  陈俊:我们去年打击的最大的一家,我现在不好说他们什么名字,达到了500多万。
  记者: 500万仅仅是他们三个月一个周期得到的利润。
  陈俊:对,500多万。
  记者:这么大的一个黑洞,巨大的黑洞堵不上吗?
  赵占春:堵这个黑洞,靠工商一家也不行啊。
  钟文:如果说我们能够用技术手段跟公安部门的身份证的管理部门联网,那么一检索我就可以知道身份证真伪。
  记者:现在是一个网络这么发达的时代,没有人想过用技术手段保证这一点?
  钟文:想过,但没有从政府出面组织的角度。
  记者:政府的责任是维护市场的规则,不是吗?
  钟文:对对,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必定有企业和社会付出一些成本。
  记者:能不能让我们承受成本跟风险的时间短一点。
  钟文:这是政府的责任,也是立法部门的责任。
编辑 www.qc99 .com 外贸网
[ 来源:外贸知识网 转载请注明 ]